今天是  惠民天气:
关键词:

齐鲁文化

公示公告

省情库搜索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齐鲁文化

冯氏郊园醉仙骨 梦龙父子东林风

作者:山东省情网 www.sdsqw.cn  浏览次数:45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19

    “冯氏郊园,埋着刘伶这醉仙,醒也没人见,醉也没人唤。嗏,清颂古今传,不从妻劝。至到而今谁浇奠?悔不当时葬酒泉。”


  贾梦龙在一首散曲《驻云飞·刘伶坟》中唱道。


  古今都道刘伶嗜酒。这位出世绝尘的竹林七贤之一魂归何处,却是一桩历史悬案。刘伶墓地处何方,在全国有多个版本。在枣庄市市中区西王庄乡刘耀村,明代大儒贾梦龙与其子贾三近在冯氏郊园凭吊刘伶墓,并留下《晋建威参军刘伶墓记》文字,镌刻在墓碑后,留下真实可考的线索。


  冯氏郊园究竟是什么地方?刘伶为何被埋在了冯氏郊园?贾梦龙父子又为何重修刘伶墓,对他推崇备至?刘耀村这个今天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村庄,隐藏着丰富的文化密码有待解读。


    千年银杏树下原有冯氏宗庙


  刘耀村位于枣庄市市中区西王庄乡东南山后。此地历史悠久,风景秀美,远古有刘耀遗址,是新石器龙山文化至商周时期古代先民活动的地方,留下了璀璨的历史文化遗存。


   枣庄市耄耋老人冯永全说:“如果你到刘耀村来,一定要看一下位于村西两棵树龄近2000年的古银杏树。这两棵银杏树经枣庄市政府挂牌保护,为一雌一雄。 原来位于结义庙中,是我冯氏先祖所植。此树虽然经历了两千年风雨,却依然枝繁叶茂,荫翳遮日,树冠相连,有亩许大,每年都会结下数百斤银杏果。”


  在刘耀村两棵古银杏树下,记者与86岁的田忠臣攀谈。老人说:“白果树下原有一座古庙,建于唐代,我小时候曾住在庙里。”当问到谁人所建时,老人说:“庙是南庄姓冯的建的,文化大革命时拆的。”


  西汉末年,东海太守冯立及其后裔在此处创建冯氏宗庙,并栽下了两棵银杏树。此树下有结义庙,冯氏族人称之为家庙,分为前后两进,正殿供奉佛祖,偏殿供奉刘关张三义士。据村里老人回忆,庙门口有楹联一副:“马过五关思汉主,花开三月想桃园。”横批:“亘古一人”。 


  翻开历史文献,这个村庄的历史册页中既有金戈铁马,也有文人雅趣。


  据《峄县志·杂记》载:“刘曜村,在城北十余里,即刘伶庄,以晋刘参军墓在此,故名。今云刘曜村者,盖音谬也。”


   刘耀村原名刘曜村。《峄县志·艺文》中李克敬所作《募修文昌祠引》写道:“昔刘曜常驻跸焉,故聚落以为名。”刘曜是十六国时前赵国君。他是十六国时汉帝 刘渊的侄子,勇猛过人,曾率部在山东同东晋军队多次交锋。此后,东晋与汉赵以淮水为界,山东、苏北尽为刘曜、石勒占据,“故聚落以为名刘曜村”。


  “刘曜村”一度为冯氏庄园,拥有广袤的山林名泉和田园沃野。后演变为“刘耀村”,以刘伶河(又称倒淌河)为地标,分成东、南、北刘耀。新中国成立后,三个村落改由姓氏命名,即冯刘耀、陈刘耀、傅刘耀。


    刘伶乐而忘返醉死刘耀村


  到了晋代,刘耀村流传出一个美妙的“刘伶传说”。


   话说刘伶,字伯伦,沛国(今安徽宿州西北)人,西晋时期的文学大家,竹林七贤之一。他身长六尺,容貌甚陋,放情肆志,狂饮竹林,曾作《酒德颂》。《峄县 志》中这样记述他:“常以细宇宙、齐万物为心,与阮籍、嵇康相遇,欣然神解,携手入林。尝乘鹿车携一壶酒,使荷锸随之。”他曾官拜晋建威参军,以狂放豪饮 在民间留下很多传说。


  刘伶墓,又名刘伶故台,在峄县城东十余里处,古代系峄县八大景之一。《峄县志》中写道,刘伶“尝东游兰陵山水间”,即在 鲁南一带游历,因酣醉而死,死后便葬在今峄城东北刘耀村。《峄县志·古迹考》载:“晋建威参军刘伶墓,县东北二十里。”元代于钦所撰地方志《齐乘》载: “伶墓所,今名刘曜,村旁半里许有刘伶台,其下为刘伶河,水混白类酒,土人相传为伶酾酒处。”


  晋朝初年,刘伶入朝,他不趋炎附势,力陈己见,宣扬无为之化的主张,为朝廷所不容,同僚均被擢为高官,唯独他被逐出朝门。为排泄郁闷,他常借酒消愁,久而久之,嗜酒如命,不能自已。


  刘伶曾于酒醉后驾一鹿车,游乐承县冯刘耀山水间,被这里山川秀美的景色所吸引,遂在河两岸畅饮赏景。妻子(系孔融小女儿,名孔软娘)坚持不让他饮酒,他对妻子说:“你置办一桌酒席吧,我要祈告神灵,请求神灵帮助我戒酒!”


  妻子一听刘伶要戒酒,很是高兴,急忙做了一桌酒席。刘伶跪在神像前,祷告说:“天生刘伶,以酒为名,一饮一斛,五斗解醒。妇人之言,甚不可听。”说完引杯狂饮,不觉隗然大醉。妻子一看没法,以后就任由其性。刘伶每日狂饮野游,他曾对家人说,“我意醉游,死便埋我!”


  刘伶终因醉酒仙逝。尊重他的遗愿,家人将其葬于古台一里远的地方,也就是今西王庄乡冯刘耀村北。


   据刘耀村冯氏后人冯耀钦介绍:“据传说和家谱记载,刘伶从沛郡来到这里,冯家人热情好客,用村子的泉水造出的酒招待他,酒浓香、纯厚、劲大,刘伶遇上好 酒,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,死后就葬在冯氏的园地里。”至于这位热情好客的冯氏先人是谁,因日久年远,已无从考证,无人知晓了。


  至唐宋时期,刘 耀一带成为当地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。冯氏族人于唐代在刘伶河北岸银杏树下,捐扩土地七十三亩,将冯氏宗庙改为“结义庙”。此后又在河对岸建起了观音堂。冯 氏庄园拓展为“冯氏郊园”,面积达数百亩或千余亩,成为峄北地区颇负盛名的风景园林。在刘耀村西北留下了不少唐宋时期的墓葬和石碑,称“东大林”、“西大 林”。


    贾梦龙父子在此文人雅集


  刘伶因耿直而失意,因狂放而豪饮,其不与腐败官场同流合污的人格,为历代文人雅士所推崇。明诗人王瑛曾在此写诗凭吊,咏赞其高风亮节。诗中说:“一代高风野水边,伯伦遗冢尚依然。千秋谁为浇坟土,悔不当时葬酒泉。”


  明代大儒贾梦龙是兖州府峄县(今属枣庄峄城区)人,他在明万历十九年专门为刘伶表墓,其子贾三近曾作《晋建威参军刘伶墓记》,盛赞其人格。


  这块墓碑在“文革”时被毁,现今仅有部分残余。但贾三近所作的《晋建威参军刘伶墓记》完整地保存了下来。


   文中,贾三近引用了《晋书·刘伶传》,记述了刘伶东游峄北,乐而忘归,醉死于刘耀北,留下了刘伶墓、刘伶台、刘伶河等千古胜迹,旨在驳斥世俗“谓公酒人 也”的谬说,用事实说明刘伶“公于文翰未尝厝意……至酒德一颂,气排山河,襟麾宇宙,漆园老吏且当北面”。进而证明“公固达人,非酒人也”、“兹固一代人 豪也,而宛焉可想矣”。


  数百年来,人们大多如此领会此文的意蕴,而忽略了对该文最后一段文字的理解,即“予峄诸缙绅先生与予父封君结社东林,耆英续会,怅高人之不作,悼故丘之久荒,乃托贞珉,共为表墓”。贾三近的父亲贾梦龙在博得诰封后,随即联络了众多乡绅雅人来为刘伶表墓,背后有其深意。


  有何深意呢?宋代无锡建有东林书院,至明代,学者大儒聚集书院,崇尚清议、抨击阉党,引领文人风潮。


   贾梦龙效法东林,缔结青檀莲社,崇尚清议,并与众多乡绅雅人“以东海为尊,以北斗为杓,以五岳为肴俎,上摘酒星,下引酒泉,酌以荐公”。这是对刘伶的极 大尊崇,并以此感念刘伶,“公之英风爽气,谅日游十洲三岛间,此时化鹤归来,俯瞻旧陇,必将冁然发笑,谓千载之后,何幸有此会心人也。”


  贾梦龙等人自谓刘伶“会心人”,将刘耀村或曰冯氏郊园当作东林。正如东林书院楹联所描写的那样:“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;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。”他们经常在此雅集,高谈阔论,抨击腐朽的明王朝,一如东林党人所为。


  据史载,大明万历十九年,贾三近任大理寺卿、钦差巡抚等。在当年参加表墓的众多缙绅中,惟有冯君玺一人在贾三近笔下留名:“冯君玺薄宦关西,夙称好义……”后人推测,冯君玺一定与贾氏父子素有渊源,并且慷慨捐献了当年为刘伶表墓的各项花费。

版权所有: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办 电话:(0531)86038048、86902279 山东省情网 电话:(0531)82622871、82622862
技术支持:中联星空 | 鲁ICP备09104460号